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71-70075221
公司地址: 河南省开封市镇海区路滨大楼572号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先知说 I 酒驾后和交警躲猫猫,法院判断商业险拒赔

浏览:50351作者:英亚体育 发布日期:2021-07-23

本文摘要:案情先容2018年11月某天夜晚,夏某驾驶小型汽车过路口时,遇行人张某横过人行横道,因夏某驾驶车辆超速且忽视宁静,致使人车相撞,造成张某受伤、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

案情先容2018年11月某天夜晚,夏某驾驶小型汽车过路口时,遇行人张某横过人行横道,因夏某驾驶车辆超速且忽视宁静,致使人车相撞,造成张某受伤、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交警出具的门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夏某应负担此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张某不负担此交通事故的责任。

夏某在事故发生后送张某去医院救治,但在交警到来时脱离现场逃避观察。之后在交警督促下方到交警部门接受询问。经交警部门多方观察,查明夏某在事故发生当晚有饮酒行为,但由于未在现场接受酒精测试,无法查明其是否酒驾。

其后夏某向保险公司出具了放弃索赔声明书,放弃三责险赔偿部门的全部赔偿。最终张某向法院起诉索赔556 542.84元,并认为夏某出具的放弃索赔声明书无效,要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规模内负担理赔责任。

夏某署理人也认为放弃索赔声明书无效,保险公司应当负担理赔责任。经法院审理,针对事故责任争议,法院认为虽然交警队的事故责任认定书夏某为全责,但原告未按交通信号灯通行,在红灯时通过人行横道,是造成本次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综合双方过错水平,法院认定夏某负担事故主要责任,原告负担次要责任。

针对保险公司是否需负担赔偿责任,法院认为,夏某确实存在饮酒驾驶灵活车的情形,且在事故发生后脱离现场,不实时接受交警部门的酒精度检测,导致交警部门无法査实夏某是否酒驾的事实,存在居心扑灭证据的情形。夏某虽在保险公司购置了商业三责险,凭据双方条约约定,上述情形切合双方条约条款约定的免责情形。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责险责任规模内无需负担赔偿责任。

‍讯断书正文原告张某,男,19xx年x月x日出生,土家族,住湖南省永顺县,身份证号码xxx。委托诉讼署理人苏xx,湖南xx状师事务所状师。

委托诉讼署理人范x,湖南xx状师事务所状师。被告夏某,男,19xx年x月x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安化县,身份证号码xxx。委托诉讼署理人龙xx,湖南xx状师事务所状师。被告中国xxx产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沙中心支公司。

法定代表人江xx,总司理。委托诉讼署理人肖xx,湖南xx状师事务所状师。委托诉讼署理人赵xx,女,系公司员工。

原告张某诉被告夏某、中国xxx产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沙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灵活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浅易法式,公然开庭举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请求判令:1、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共计475 259元,划分为医药费377.3元,后期治疗费30 000元,住院伙食津贴费7000元,营养费8000元,照顾护士费24 000元,交通费5000元,误工费45 600元,残疾赔偿金278 905元,精神损害宽慰金15 000元,被抚育人生活费58 008元,判定费3369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负担。审理历程中,原告变换第1项诉讼请求中的伙食津贴费为4200元。

原告增加诉讼请求,将被抚育人生活费增加至114 291.84元,营养费增加至18 000元,精神损失费增加至30 000元,其他项目未变换。被告夏某答辩要点:1、后期治疗费并未实际发生,应当另行起诉。2、住院伙食津贴费、精神损害宽慰金、营养费过高,应酌情淘汰;3、交通费无发票,不应支持;4、残疾赔偿金盘算指数以及被抚育人生活费盘算指数应根据26%盘算;5、医药费、误工费、照顾护士费无异议,答辩人已支付医药费224 875.48元、照顾护士费8000元应核减;6、保险公司应当在其承保规模内推行赔偿义务。被告保险公司答辩要点:1、夏某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30万的商业三责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2、原告起诉的各项用度过高,应当依法予以核减,应按农村尺度盘算残疾赔偿金及被抚养人生活费;3、夏某有酒驾及逃避交警查处的情形,事故发生后夏某主动放弃了商业险的索赔,故原告的损失应当由夏某本人负担,保险公司在商业险规模内不负担赔偿责任;4、诉讼费不属于保险公司负担规模。

‍查明的事实凭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和举证质证情况,本院确认如下事实:一、双方当事人无争议的事实1、2018年11月x日x时x分,夏某驾驶湘A小型汽车至xxx路口时,遇行人张某沿xx大道由北向南横过人行横道,因夏某驾驶车辆超速且忽视宁静,致使人车相撞,造成张某受伤、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门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夏某应负担此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张某不负担此交通事故的责任。2、湘A小型汽车挂号车主为夏某。

英亚体育

该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300 000元的商业三责险(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夏某与保险公司的灵活车圈外人责任保险责任条款第二十四条约定了责任免去部门。夏某签字确认已收到条款及商业保险免责事项说明书。

3、事故发生后越日破晓,张某即入住长沙市xx医院治疗,至2019年1月28日出院,共计住院治疗70天,花费医疗费共计228 075.48元(急诊5181元,住院219 694.48元,凭据医院口头医嘱在药店购置人血白卵白花费3200元),其中夏某支付218 075.48元,保险公司垫付10 000元,出院医嘱:注意休息,适当增强营养。2019年2月18日,原告花费复查费377.3元,该款由原告自行支付。4、湖南省xx司法判定中心于2019年3月19日对张某的伤情作出司法判定意见书,认为张某之伤组成一处九级伤残,七处十级伤残,伤后误工期365日,伤后照顾护士期150日,伤后营养期180日(含二期手术时间),后续治疗用度30 000元。审理历程中,各方均同意根据一处九级伤残,五处十级伤残盘算原告损失。

各方均认可原告住院伙食津贴费为4200元。5、原告的户籍为农业户口。原告受伤之前在长沙县星沙街道xx汽车美容服务中心从事洗车事情,月薪3800元/月。

原告的父亲张xx(194x年x月x日出生)系视力残疾人, 母亲李xx(195x年x月x日出生)系多重残疾人,两人均持有残疾人证。原告的怙恃配合生育两个儿子。

夏某已支付原告40天照顾护士费8000元。6、2018年11月22日,夏某向保险公司出具了一份放弃索赔申明书,放弃三责险赔偿部门的全部赔偿。二、双方当事人有争议的事实1、本次事故责任负担。原告认为夏某应负担事故全部责任。

夏某、保险公司均认为原告自己有责任。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对事故经由及双方的交通违法行为均予以认可,仅对交通事故形成原因分析及当事人责任部门有异议,本院对交通事故认定书中的交通事故时间、所在、当事人基本情况、基本事故部门予以确认。凭据事故认定书纪录的事故经由,夏某存在限速路段超速行使的交通违法行为,原告存在人行横道交通信号灯为红灯时过马路的交通违法行为,原、被告双方均存在交通违法行为,且双方的交通违法行为是导致本次交通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

门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原告无交通违法行为,夏某应负担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的依据不充实,显然与事实不符,本院对该份事故责任认定书的交通事故形成原因分析及当事人责任部门不予采信。夏某当天晚餐确实有饮酒的事实,且在事故发生后未留在现场接受交警部门的酒精度测试,导致交警部门无法查明夏某是否存在酒驾的情形,对事故责任划分亦有一定的影响。夏某在事故发生后送原告去医院未留在现场接受交警部门观察,之后在交警部门督促下还是在指定时间内到达交警部门接受询问,交警部门亦未在事故认定书中认定夏某存在交通肇事逃逸的行为,故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夏某存在交通肇事逃逸的行为。

原告未按交通信号灯通行,在红灯时通过人行横道,是造成本次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夏某在限速路段超速行驶,且明知自己晚餐饮酒后仍驾驶灵活车上路行驶,是造成本次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

综合双方的过错水平,本院认定本次事故应由夏某负担主要责任,原告负担次要责任。2、原告的损失认定。原告认为其损失为556 542.84元。

两被告认为其损失主张过高。本院认为,原告的下列损失本院予以认定:(1)医药费,凭据本案原、被告双方提交的病例资料及医疗费票据盘算,原告共计花费医药费228 452.78元,本院认定原告的医疗费损失为228 452.78元;(2)后期治疗用度,原告因伤存在多处内牢固需拆除,确实需后续治疗。

原告提交的湖南省xx司法判定中心的判定意见法式正当,结论正确,本院予以采信。本院确认原告后续治疗费损失为30 000元;(3)住院伙食津贴费4200元;(4)营养费,原告出院医嘱写明适当增强营养,本院酌情认定为2000元;(5)照顾护士费,凭据判定结论,本院确定原告的照顾护士期为150天,夏某已支付原告40天照顾护士费8000元,剩余照顾护士期为110天,原告未提供照顾护士人员的收入状况,本院参照湖南省上一年度住民服务业年平均人为46 458元/年的尺度盘算原告的照顾护士费损失为14 001元(46 458元/年÷365天*110天* 1人)。原告的照顾护士费损失共计22 001元;(6)交通费,原告因伤确需花费交通费,但原告未提供相关票据,凭据原告受伤及住院情况本院酌情认定交通费损失为1000元;(7)误工费,原告的误工时间盘算至定残日前一天为120天,原告主张按3800元/月的尺度盘算本院予以支持。

原告的误工费损失为15 200元(3800元/月÷30天×120天);(8)残疾赔偿金,双方均认可原告之伤组成一处九级五处十级伤残,本院予以确认,综合盘算赔偿系数为35%【九级20%+五处十级15%(每增加一级按3%计】。原告虽系农村户口,但其提交的证据,联合保险公司提交观察陈诉,能够证实原告从2016年9月起即在浏阳市从事汽车美容事情,原告的户籍所在地及长年生活居住地的城乡计划代码均为121,系城镇中心区。

原告长年生活、居住在城镇,收入泉源于城镇,原告主张按湖南省2018年度城镇住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 698元/年的尺度盘算本院予以支持。原告的残疾赔偿金为256 886元(36 698元/年×35%×20年);(9)精神损害宽慰金,凭据原告伤残品级,本院酌情认定为15 000元;(10)被抚育人生活费,原告被抚育人为父亲张xx、母亲李xx,其二人配合生育两个子女,原告应负担的被抚育人生活费为二分之一。原告主张其母亲的抚育费按13年盘算,系当事人自行处分自己民事权利的行为,本院予以准许。

原告之伤根据一处九级五处十级盘算赔偿指数为35%。原告的被抚养人生活费为105 268.8元(25 064元/年×11年×35%÷2+25 064元/年×13年×35%÷2);(11)判定费,经审核票据,本院确认判定费为3369元。上述损失共计为683 377.58元,其中医疗费项下为264 652.78元,伤残费项下为415 355.80元,判定费3369元。‍讯断的理由与效果本院认为,凭据执法的相关划定,原告的损失应先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赔偿规模及限额内先行赔付。

交强险赔偿后的不足部门由双方当事人凭据自己的责任分管。凭据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门路交通宁静法》措施第三十八条的划定,本次事故应由原告负担20%的责任,夏某负担80%的责任。因夏某只要求原告负担10%的责任,系当事人自行处分自己民事权利的行为,本院予以准许。

本次事故总损失为683377.58元,医疗费项下及伤残赔偿项下的用度均已凌驾交强险赔偿限额120 000元(原告未主张产业损失)。应由保险公司在交强 险限额内赔偿120000元,保险公司已付10000元,还应赔偿110000元。剩余损失563 377.58元由原告自行肩负56337.76元,由夏某赔偿507039.82元。

夏某已支付226075.48元,还应支付280964. 34元。夏某确实存在饮酒驾驶灵活车的情形,且在事故发生后脱离现场,不实时接受交警部门的酒精度检测,导致交警部门无法査实夏某是否酒驾的事实,存在居心扑灭证据的情形。夏某虽在保险公司购置了商业三者险,凭据双方条约约定,上述情形切合双方条约条款约定的免责情形。

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责任规模内无需负担赔偿责任。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门路交通宁静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门路交通宁静法》第三十八条,《灵活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款、第二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门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执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执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门路交通宁静法>措施》第三十八条之划定,讯断如下:一、限被告中国xx产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长沙中心支公司于本讯断生效后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吿张某各项损失110 000元;二、限被告夏某于本讯断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张某各项损失280 964.34元;三、驳回原告张某的其他的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讯断指定的期间推行给付款项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划定,加倍支付拖延推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3083元,减半收取1542元,由原告张某肩负414元,被告夏某肩负1128元。

如不平本讯断,可在讯断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审 判 员 李松艳二〇一九年七月十六日法官助理 宋梦娇书 记 员 宋梦娇(兼案例评析事故发生后虽未第一时间接受交警观察(甚或是暂时躲避观察),但也未被事故认定书认定为存在酒驾、逃逸等行为,商业三责险能否拒赔?拒赔的保险条约依据应当是哪条?本案提供了一个明确的解答。

本案被保险人夏某在发生交通事故后报了交警,也把伤者送往医院救治,但在发现交警来到医院时避开交警跑离医院,其后关机无法联系,导致交警无法第一时间对其举行包罗酒精测试在内的观察。直到事故发生后5小时15分才到交警部门接受酒精呼气检测,检测效果为0毫克/100毫升。凭据其行为,交警部门无法认定其为肇事逃逸。虽然交警多方观察后,夏某认可事故发生当晚存在饮酒行为,但凭据检测效果,交警部门也不能就此认定其事故发生时属于酒驾状态。

故友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中最终并未认定夏某存在逃逸和酒驾行为。在此情形下,若保险公司径直依据商业三责险中“逃逸”、“驶离现场”及“饮酒”等保险人不卖力赔偿的免责条款拒赔,显然缺乏直接证据,难以获得法院支持。本案讯断则认为,夏某确实存在饮酒驾驶灵活车的情形,且在事故发生后脱离现场,不实时接受交警部门的酒精度检测,导致交警部门无法査实夏某是否酒驾的事实,存在居心扑灭证据的情形。即讯断认为,夏某的行为切合商业三责险中“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居心破坏、伪造现场、扑灭证据”的免责情形,该类案件应当依据该约定举行拒赔。

其实对于“居心破坏、伪造现场、扑灭证据”保险人不赔偿责任而予以拒赔,司法实务中一直存在两种看法。第一种看法认为,发生交通事故后,驾驶人暂时脱离现场躲避观察,以及通知他人顶包的行为,即便未被认定为逃逸或其他行为,但其均导致保险公司及交通治理部门无法认定事故发生时实际驾驶人的真实驾驶状态,属于保险条款约定的居心破坏、伪造现场、扑灭证据的行为,切合法定及保险条约约定的免赔情形,保险人不负担赔付责任。第二种看法则认为,发生交通事故后,驾驶人暂时脱离现场躲避观察,以及通知他人顶替,虽属不诚信行为,但尚不属于驾驶人居心破坏、伪造现场、扑灭证据,只要能够查清实际驾驶人,无直接证据证明其有违法驾驶行为的,保险人仍应予以赔偿。

本案采取第一种看法是很是值得参考和借鉴的。因为首先无论是暂时脱离现场还是顶包行为,虽可能不切合居心破坏、伪造现场情形,亦非直接扑灭证据,但在客观上一定导致门路交通事故现场真实情况无法查明的重要因素之一,即实际驾驶人驾驶时的真实状态、有无违法驾驶行为等无法查明,其本质与扑灭证据的行为是一致的。其次保险法第二十一条划定了保险事故发生后的实时通知义务,投保人等居心或者因重大过失未实时通知导致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损失水平等难以确定的,保险人对无法确定的部门不负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保险法第二十七条划定了保险欺骗理赔情形及执法结果,保险事故发生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伪造、变造的有关证明、资料或者其他证据,编造虚假的事故原因的,保险人对其虚报的部门不负担赔偿或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

而暂时逃离现场及顶包等行为,实质上违背了实时通知义务,本质上也组成了对事故原因、性质的虚构。再次,第二种看法会引起极大的道德风险,暂时逃避观察及顶包等行为,自己就违背了公序良俗、老实信用原则,且会纵容无证、酒驾等违法行为以此种方式逃避观察,加大执法成本。另外本案讯断体现了法院的一个司法例范是,按说商业圈外人责任险属于商事条约,而条约具有相对性,只要不组成条约无效的情形,投保人、被保险人向保险人作出意思表现,并不以圈外人知情或同意为生效要件,就应对条约当事人具有约束力,但法院并不见得会认可被保险人放弃了商业三责险索赔的效力。

本案也并不是以夏某出具了放弃索赔声明书为由判令保险公司商业三责险不负担责任。也有案例从相反的角度印证了法院的这一司法逻辑,在此值得引起大家注意。

‍本文转自「车险人伤理赔指导」关注我们,相识更多保险理赔知识。- End -理赔先知:保险资讯 / 课程优惠 / 知识干货私聊我即可轻松获取免费课程资讯~。


本文关键词:英亚体育,英亚体育app

返回

ASJ Co., Ltd.@2015-2021 CopyRight 开封市英亚体育app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sitemap     备案号:豫ICP备60382408号-1

技术支持:英亚体育app